自炊を始めた

2015年には大量の本がまだ電子化になることをありました。特に中国語の本は電子書籍が少しです。もっともっと本を買うとともに、本棚の空間を落ちました。本の数量を減らすのために、電子書籍化が考えてしていました。「自炊」はスキャナーを使えて書籍を読み取ってことがあります。インターネットでいろんな設備を勧めけど、主要なブランド品は Fujitsu です。調査する後富士通のスキャンスナップ1500を決めました。Amazon Japan から中古の機械を買いました。Tenso を使えて、シンガポールに届けました。紙切りの機械は中国の Taobao から得ることが出来ます。これから、操作の写真を示しました。

まずは紙切りの機械

それにスキャナー

これまで電子書籍化が完成。

波斯語

當我旅行去一個目的地多少都會惡補一下當地的語言。一方面是裝作有點經驗降低被當肥羊宰的機會,另一方面在準備過程中也不失為一種樂趣,學習語言是接觸一個文化世界觀的基礎。

Fârsi (فارسی), 是波斯語稱呼自己的寫法。對於沒接觸過阿拉伯語的人從表面上根本看不出來波斯語跟阿拉伯語,覺得長得都一樣。但其實這是兩種非常不一樣的語言。由於從波斯帝國滅亡開始逐漸伊斯蘭化的關係,波斯語選用的轉寫是用阿拉伯語的字母系統,叫做 Abjad,只是波斯語多加了幾個字母來考慮進波斯語有但阿拉伯語沒有的發音。這其實跟漢語與日語的關係好像,廣義一點對於主流使用拉丁字母轉寫的一大支也可以說是如此。除此之外兩個語言幾乎是不同,我認為阿拉伯語比起波斯語要難得多了。而波斯語的難度私以為也因為使用 Abjad 而變得難學了些,要不然應該是難度中等的一種語言。為什麼說 Abjad 如此虐人是因為他「所見非所念」,需要依靠對於語言的熟悉度還有慣例來瞭解一個字該怎麼念,對於一個學習語言的人無法看到字就知道怎麼念根本就是讓學習曲線垂直上升,這也就是漢語為什麼難的關係。沒有大量的 Multimedia 的語料或是有個以這語言為母語的好朋友或男女朋友就很難自己學習,連念都不知道念正確了沒。這也就是民國初期提倡漢字拉丁化的一大原因吧,不過最後只有越南成功了。Abjad 他原則上也是字母系統,但是他每個字母標音是只標子音。所以你看到用 Abjad 轉寫的任何字,用英文來比喻的話就好像看到 lptp (laptop), twr (tower) 這樣的寫法。要嚴苛一點也可以用省略到韻母的注音文來比喻(除了聲母其實會帶有母音以外這點不像以外)。雖然是可以用標記的方式來表示到底母音該發什麼音,但只有在教材還有古蘭經之中才會標記出來。你必須要猜測一個子音到底跟著什麼樣的母音。(標記是為了標記短母音,其實 Abjad 有字母標記長母音)。更討厭的是,為了要連寫的關係,一個 Abjad 字母在不同的位子會長得不一樣。所以在學習的時候必須要記住在不同的位子字母要長什麼樣子。對於一個初學者大概光學習 Abjad 系統大概就可以花費一兩個月吧。順道一提,希伯來文跟阿拉伯文雖然長得不一樣,但她其實也是同一種 Abjad 系統,有人說希伯來文跟阿拉伯文其實 80% 是差不多的。

另外波斯語蠻有趣的也是動詞在最後,是 Subject + Object + Verb 的結構,這跟日文還有韓文一樣。緬甸文跟印地語似乎也是這種結構。對於一些在緬甸經商的日韓商人都說緬甸語好學,也許對他們來說波斯語大概也算相對好學吧。

波斯語中也許因為是 Abjad 系統的關係,他們系統中沒有發出連續子音的概念,英文中的 (sc)hool, (tr)ain,在波斯的腔調來看都會帶有一個短短的母音。這應該是任何 Abjad 系統為 accent 都有的現象。(以色列人除外,他們英文太好了)